售卖虚假网店起家 卷走78万人47亿

2019-04-15 08:24

  随着该案的曝光,关于互联网平台非法集资类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无独有偶,近期南山检察院又办理了一宗同类型案件。至案发时,涉案公司共发展全国17个省89个市的会员达7.8万余名,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高达4.7亿余元,会员未提现现金积分仍有5.5亿余元,而被冻结的各账户资金总额仅有141万余元。

  本月中旬,深圳P2P平台网赢天下“跑路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被害人多达1009名,被骗金额达1.66亿元。“网赢天下”几个小学毕业的高管玩的其实就是从上世纪20年代就开始流行的庞氏骗局模式,但是网络、众筹、返现、P2P等时尚术语让这套非法集资手法又披上了光鲜的外衣,依靠网络竟然能在4个月内一举圈走这么一笔巨款,一时舆论哗然。

  随着该案的曝光,关于互联网平台非法集资类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无独有偶,近期南山检察院又办理了一宗同类型案件。至案发时,涉案公司共发展全国17个省89个市的会员达7.8万余名,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高达4.7亿余元,会员未提现现金积分仍有5.5亿余元,而被冻结的各账户资金总额仅有141万余元。

  南山检察院检察官告诉记者,目前非法集资案的网络化趋势明显。该院近期办理的10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就有两宗利用互联网平台犯案。检察官告诉记者,其实不法分子采用“旧瓶装新酒”的模式,让更多的人受骗上当。本报记者为你揭开互联网平台非法集资的神秘面纱。

  和之前本报报道的“网赢天下跑路案”一样,这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几名被告人的学历也出奇的低。8名被告人中,大部分是初中文化,其中有一人甚至是小学文化,不过也有一名1956年出生的被告人是硕士研究生学历。而涉案公司在这次犯罪前更是已有前科,后来换了个名字继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据检方指控,犯罪嫌疑人于某山(另案处理)于2001年8月依法注册成立一家广告公司,于2010年变更为深圳市宝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矿公司)。同年他们开始连续推出3套计划,向广大的互联网用户圈钱。

  据检方指控,2010年7月,宝矿公司转型发展电子商务业务,并开始运营宝矿网电子商务网站,通过夸大宣传电子商务概念的方式售卖增值网店给会员,简称A计划。

  据调查,宝矿公司所售卖的网店有名无实,不需会员操作而由宝矿公司代为管理销售,且宝矿网只销售数量有限的商品掩人耳目,实为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2011年1月,宝矿公司推出创业天使计划,简称B计划。该计划内容与A计划相比,仅是对返利方式进行修改,由18个月每月返利10%的方式变更为每日进行返利,每日返利标准比A计划略低,但未限制返利期限和总额,实质仍是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2011年9月,宝矿公司改变运营模式,由售卖增值网店更改为消费商品发展VIP会员,提出“让消费永享利润”的理念,简称C计划。在推行C计划的过程中,宝矿公司还推出了投资额达到一定数额发放汽车、电脑、一肖生肖包中。手机等奖励措施刺激会员投资。

  宝矿公司因返利款紧张,于2012年1月9日将注册资本200万元增加到2000万元,股东由3人增加到29人。随后继续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经查,宝矿公司自2009年起以电子商务等各种运营模式进行违法经营,以会员投资额10%~25%的高额回报吸引发展各级代理商,通过代理商以高额返利的方式变相吸收社会公众存款,利用后面会员的投资资金返还先期会员的投资返利,目的是宝矿公司股东及各级代理商通过维持公司运营而实现持续非法牟利。

  2012年8月21日案发时,宝矿公司共发展17个省89个市的市级代理商,通过代理商发展会员达7.8万余名。据统计,宝矿公司变相吸收公众存款高达4.7亿余元,会员未提现现金积分仍有5.5亿余元;宝矿公司被冻结的各账户资金总额仅有141万多元。

  南山检方这次起诉的8人,都是宝矿公司在各地的代理商,同时也是宝矿公司的股东。他们还拥有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市场总监、网络总监等身份,其中还有两人分别是宝矿公司的财务部负责人和财务部出纳。

  南山检察院检察官向记者总结了该类案件的行骗手段,其实仍然没跳出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在美国最先流行的庞氏骗局模式——利用虚假项目吸引投资,后投资者支付前投资者的本金及利息,只是用互联网重新包装了一下。

  此类案件中,犯罪分子使用后期投资者的资金支付前期投资者的返利及本金,待资金紧张无法按承诺的日期和数额进行返利时,则谎称公司即将上市,以置换股权的方式对老会员的返利提现进行消化,继续吸收公众资金。狡猾的犯罪分子运用上互联网科技后,让他们的犯罪行为更具迷惑性。

  首先,他们把包装合法化,使迷惑性更高。犯罪分子均是通过设立公司等合法形式来实施非法集资犯罪行为,同时打着电子商务、IT新技术等新兴产业和技术的旗号迷惑、吸引投资者,甚至利用政府资源为自己镀金,即“挂羊头卖狗肉”。如宝矿公司在一些地区甚至得到了当地政府资金扶持。

  其次,他们的操作流程网络化,隐蔽性增强。互联网平台非法集资活动利用网络进行宣传、销售、返利及兑现等,投资者与网站的资金往来也是通过网上充值或电子转账。这样一来,增加了查处的难度。

  再次,因为互联网的优势,使得受害人员覆盖面广,涉案金额更高。利用网络进行非法集资,可以不受地域限制,迅速扩大传播、影响范围,短时间内吸收大量资金,不是传统非法集资活动所能企及。

  究竟该如何防范互联网非法集资活动呢?办案检察官认为,首先应该加强互联网管理,及早发现犯罪。如网络监管部门应对网站设立、刊载内容、网络运营等增强监控,及时发现违规活动,予以惩处。在公安、网监、央行、银监等机构的网站,设立举报、查询窗口并向公众开放,社会公众可就网站、投资项目是否合法等进行核实,举报非法集资活动,使相关部门及时掌握动态。

  其次,投资者需加强金融知识教育,增强风险防范意识。因为很多投资者在高额回报的诱惑下,在从众心理和羊群效应的影响下,容易陷入非法集资的泥沼。所以应借助网络、电视等媒体平台,结合实践案例,树立正确的投资理财观念。

  同时,检察官还认为,拓展投融资渠道,引导公众理性投资非常有必要。目前,我国投融资渠道较为单一,难以满足社会公众日益增长的投资需求与能力。因此,拓宽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渠道,引导公众理性、合法投资,能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