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银联账目纠纷:涉伦敦金骗局 用户资金去向成谜

2019-04-14 02:41

  自2015年8月底,这家名为汇邦资本的公司突兀出现。今年5月初,公司网站彻底关闭,即便网络任意关键词检索也鲜少信息,甚至连广告信息都不存在。

  投资人赵海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汇邦资本骗术并不高明,就是以代客户理财为名(以代炒贵金属为主),吸引投资者。此前通过汇邦资本平台可以看到每个人的账户编号,根据编号排序推测,投资者应该有8000多人,总金额至少在10亿元以上。不过鉴于汇邦资本网站已经彻底关停,记者无法核实具体数字信息。

  不过,本报记者在调查期间却发现,上述资金并未直接流向汇邦投资,而是通过一家名为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银联”)的备付金账户,最终又以购买商品的名义消失不见……

  赵海等多名投资者向本报记者讲述称,他们于2015年10月通过一家网站购买了汇邦资本的“智赢天下”贵金属交易理财投资产品,该平台要求投资者最少以1万美元开户,运用自动化交易软件,通过国际外汇现货黄金交易获得收益,并通过MT4(市场行情接收软件)可以看到投资者对应的账号信息的变化,投资者无法进行操作。

  不过,记者注意到,ADS达汇在今年4月份已经在网上澄清其与汇邦资本的关系。公告称,“关于近日流传的有关汇邦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邦资本’,英文简称 Wellbond Capital)与ADS达汇合作关系的传闻,并非属实,现正式澄清如下:ADS Securities L.L.C(ADS达汇),及任一地区分公司及办事处ADS Securities Singapore Pte Ltd.,ADS SecuritiesLondon Limited 或达汇证券香港有限公司,均从未与汇邦资本正式签署过合作伙伴关系。鉴于汇邦资本网站所刊登信息并非属实,ADS达汇已于2016年4月22日正式撤销汇邦资本的账户并发出正式电邮通知,并于2016年4月29日向该公司出具律师信函。”

  随着ADS达汇的澄清公告出现,汇邦资本忽然人去楼空。赵海也向本报记者证实,4月30日,上述理财产品停止发售,5月6日晚间,汇邦资本网站关闭,而在4月29日到5月6日期间,仅隔一个“五一”假期。

  根据赵海向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电子银行回单显示,这是一份网上购物回单,收款人为“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有限公司客户备付金人名称”,商品名称为“中汇商务网上支付”,支付金额约××万元(为保护受访者,在此不提供准确数据,以防对号)。

  据了解,广州银联成立于2001年12月,是中国银联旗下,银联商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赵海认为,自己并未进行网上购物,也并未得到名为“中汇商务网上支付”的产品或者服务,资金就这样消失,显然无法解释。“即便是我投资了汇邦资本的理财产品,那也应该显示我们的资金被划拨给了与汇邦资本相关的企业公司,而不是以购买商品的形式流入到其他公司。”

  本报记者将采访提纲辗转发送至广州银联,随后收到一条短信回复称:如需了解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情况,可与我司王律师联系。短信末尾附有号码。

  随即,记者联系王律师,该律师先是要求核实记者身份,在核实完成之后,却并未答复记者问题。记者电话联系时,该律师先是称在法院。再次拨打电话时,已经无人接听。截至记者发稿前再次拨打电话,显示的是开通留言提醒。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采访广州银联支付部总经理余为民。余为民在电话中表示,目前公司确实存在一笔账目的纠纷,而且公安也已经介入。目前公司全权委托王律师来处理和应答,如果王律师不回复,则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当记者质疑保证用户资金具体去向明晰,应该是第三方支付公司必须履行的责任,广州银联有义务向用户公开自己资金的去向时。余为民则称,自己确实知道资金去哪里了,但是限于工作纪律,不方便透露。“基本信息的查询,可以通过客服,我们的客服还在正常工作。第013期蓝月亮公开三头必中特

  记者随后多次致电广州银联网络支付客服。在电话中,客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用户的资金最终去向是一家名为“中汇商务网络有限公司”的企业。而该企业的具体地址,客服人员表示查不出来。

  不过,此前记者在第一次致电客服时,客服工作人员解释称:“中汇(商务网上支付)属于中汇商城,而中汇商城也是一家类似淘宝的网上商城,具备第三方支付功能。”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广州银联网络支付目前已经涉嫌违约。“第三方支付公司当然应该向支付人透露将向谁付款,以及数额、方式等。如果未接到指令就拨付,显然已经侵害了支付人的财产权。第三方支付公司与支付人之间有账户协议,所以,更确切来说,算是违约。”

  针对上述诸多疑问,本报记者采访了支付行业业内人士。该人士分析称,从前述银行电子回单上并不能确定广州银联网络支付有直接责任。据他透露,很多支付平台在帮商户配支付接口的时候,并不会如实告诉银行接口的对象是P2P平台(涉及具体的揽储业务问题,如果是P2P平台,银行一般不会同意对接)。“尽管现在关系比以前好很多,但是第三方支付平台仍然不会主动向银行坦白,他们对接的平台是理财平台,所以回单类型和商品名称,并不代表一定是网上购物,可能是其他类型交易。”

  至于是否涉及盗刷问题,该人士认为,也可以通过回单初步判断。例如,通过20万元支付额度判断,基本可以排除是快捷支付的情况。“20万元一笔这样的体量只能通过网银或者代扣形式来支付”。此外,快捷支付和代扣交易,银行一般情况下不会提供电子回单,所以综合考量的话,用户主动采用网银支付的可能性极大。

  而对于商户信用审核风险方面,该人士分析称,第三方支付平台不会主动去对接口企业进行风险审核,甚至包括企业的真实性。“作为第三方通道来说,支付平台可能会基于道德压力进行资金追回,但是绝对不会承担法律风险。”

  记者梳理发现,广州银联被用户投诉并非首次。根据四川《广元晚报》报道,去年3月曾有储户资金通过广州银联主动划拨到平安银行旗下两家北京的基金公司。此外,根据中国电信旗下聚投诉网站的投诉信息显示,今年5月份,曾有用户反映,自己银行账户的钱通过广州银联主动划拨至平安人寿保险,而该用户并未购买平安任何理财产品。

  前有安邦举牌民生银行,后有宝能举牌万科企业,这些案例一而再再二三告诉我们,股权分散的优质资产(一定要是民营啊,国企有主管单位,有党委,你搞不定),尤其是市值较大的金融地产,是大资本追逐的目标。

  各地政府从土地出让金上获得收入,炒高地价房价,先买入的或者炒房地居民成了中产阶层,相当多的中产家庭不是投资兴办实业形成的;炒地炒房利润高,搞实体经济利润低,甚至亏损,高地价和高房价实际上是摧毁中国制造业的一个重要方面。

  英国脱欧将终结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欧盟已明确表示,英国脱离欧盟单一市场将终结伦敦在欧盟经营金融业务的自动权利。这些事实,足以令全球金融市场陷入混乱。

  楼市在上半年疯狂后下半年将陷入调整期,从时间的角度来看,2016年下半年开始新一轮的房地产市场调整极有可能会来临,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日光盘”频现的现象也会就此而止。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